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几首

《掐指》 未曾见过的鸟儿 向河边飞 鸟啼中悬挂着钥匙串,你听到 叮叮、当当 通往别样境界的门 在前方,里面 刹那、永恒、目光的线,一般长 只是,二十八宿的暗语隐晦 若干巡回、指肚儿掐青,料你 算不出,那卦位 《罗盘》 罗盘指针 急急如律令、风雨渡江 通常捞起,沉船落戟,青锈痕重 雷劈木, 落水鬼的脸,涂着,浓绿粉底 那年暮春,携带 水中残月、镜里凋花、荒苍往事 趁机还魂,任你, 兰花指、铜钱剑指、一张张符咒 招呼,如何 镇得住,初夏,霎生异凉… 《天眼》 上方。头顶。一片孤云, 一截残袖、与那人的白衬衫失散, 一副坎卦。相生相引, 短风、空亭、乍狼藉的红花 五弊三缺的人画半面妆,没有绿眉毛 挂不住,前生的梅花落 而你亦只把,含湿的柳叶一枚 贴于额头。回眸看去, 身后,暗香、疏影 一对儿过路的小野仙似地 趴在墙头唤酒。柳枝儿往杯中一搅 时光,就淡成了水 《仙上身》 三十六陂水色一方,你 鲜衣怒马、是白娘娘的出马弟子 有请云仙儿、弄巧 有请星仙儿、传恨 有请灰蝉大仙儿,说些西风消息 有请横笛仙儿,吹渡玉门关 而那次死去活来的爱情,如今想来 也不过是 撩人花气,一次荒唐的上身 《黄鸡》 你是冥思成空桥的木偶人、 散发披襟的佯狂人、 古钱买酒的不寐人、青眉穿雾的冷眼人 唯独不是,那个人 那个人,思念如河、溅起水滴、凝成珠子 拨弄于指腕间、念念不忘 那个人,伫立在 你肋骨的拱架上,凭栏眺远: 夜,刘仱眼的黑眸 月亮,灯罩里的女鬼、嘤嘤哭泣 黎明,一株樱树、喉含悲血、“噗”地 顷刻花开。黄鸡啼。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