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爷的剑 随笔

《燕十三》 不是三少爷 令你成了一个影子 是你若不去杀了他 就令自己成了一个幽灵 也不是风令水动、水令舟动 是青霭一抹、飞身翩上轻舟 衣动、风动、水动 舟也动了、舟,动了么? 你四顾,一见水痕 二见横笛吹平波面 三见天水之外、空空者也 何来轻舟、何谓轻舟 《慕容秋荻》 夕阳洗净了咽喉 飞鸟势必刺入 三少爷的剑 一旦拔出 就不能勉强回鞘 它干净而快 眼前仿佛一闪 还来不及细细品味疼痛 已然视野茫然了 云还是云啊,只是远了 花还是花啊,只是穿上了衣裳 爱还是更爱着啊, 只是,你 哀怨如江南的烟雨 《三少爷》 你喜欢看雪 也许因为雪的招式极慢 落下来 就慵散地卧在山坡上、索性不走了 酒喝了不少 梅花也看透了颜色 还是不急、像是在等。。。 “等什么、杀!” 她一定凶巴巴地说,秋荻啊 她不懂, 等,才是一招最没破绽的绝杀 你又想她了、太想她了吧 水衫轻袖、弯眉若软剑 她多好看啊 好看的都夺命、奈若何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