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门,就在这儿!

也许,门,就在这儿! 1, 也许,洋人确实是特别讲文明的,以至 他们是如此直白,一切,得经历冲突论的洗礼! 也许,在洋人的指导下,华地,可能,极可能---- 亡亡而重生---- 一种我特别钟爱的可能性 思考 且不确定中---- 曾经的历史,就是这样,无情 未来,好的坏的,以及种种可能性 还在测不准中--- 这是目前世界科学的最高原理啊! 请,从曾经的真迹开始,展开想象----- 据说当年,印弟安弟哪里会相信 我伸出仁慈的双臂,敞开博爱的胸怀, 向着饥渴中刚刚上岸的朋友 送上热乎乎的吃与喝 他们居然会、带着剥头皮的精钢小刀,以及 让人无处可逃的瘟疫而来! 大清子民,更如何可以相信,那洋技 居然是真的! 练就一身好气功,也档不住 呼呼呼轰隆隆的铁弹! 太邪乎了 不幸,一切证实的时候!却已不再重要! 人类的平均智商啊,每提高一寸,都有着 血淋淋的背景! 2, 这也许是最后一片 未被完全殖民化的亚温带大陆了 人类的经典, 如何不让人垂涎欲滴! 曾经,萎化了的世界公民们,超乎智商的浪漫遐思,声称---- “宁肯再被Z民三百年!” 果然,被赏了个 叫诺贝大奖! 书生很有勇气 洋人也特划算 至于当年百万级华工猪仔的白骨 哪里还值得思考----- 这是看不见的手决定的唯一真理! 做起美美的夫妻梦,想象着恩爱 灯塔,那么优美,价植,那么普世,人权,那么雅典 怎么可能隐含任何可怕的、贪婪的 星球家暴? 绝不可能! 万一,万一 即使按印弟安的历史逻辑,还有 成全十分之一被优待限定居住的概率! 于是,那些书法呀,泼墨呀,篆刻呀,小曲儿呀 以及吟唱一下风、雪、后庭花,---- 大元朝不是有了最厉害的小曲嘛 以及,茶道,酒道,风水,国学, 没问题,这个自由度,完全可以留给你 以便如,活化石般,供人类学家课题: 如同被剥落自敦煌精心收藏的壁画 看呀,这就是曾经五千年的辉煌遗迹! 于是,论文,如雪片般纷纷扬扬 学术的果实,滚滚而来 成就 被圈养中的“文化多样性”,多少美妙的收获 以及赶紧投资,其中有无限增值中的 观赏文化业! 。。。。。。。。。 3, 曾经,某个西人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 矫情了! 将镜头定格曾经的德意志,再拉回、此刻 法西S分明已经在崭新的水准上、复活! 如同今天的病毒,多少让我意料不到的变种 在科学或者经济或者物种竞争或者丛林的逻辑下 人类,确实已经很少有真正的诗了 恶之华已经不知不觉中 成了笔的主角 于是,那些支离破碎的文学与艺术,不须言中 居然有了一个评奖的最值钱的标准: 谁,最能修饰贪婪的脚步,以丑化人类,陪衬洋鬼的文明? 4 过惯了一种模式的幸福小康 相对致命的病毒 那种单方面未知原理的全新突然袭击 大众与官僚,一样丧失任何免疫力 平时的娇横,已经荡然无存 遥想当年,德军展开闪击,苏军居然好象在梦里 追悔已晚,相互抱怨更不合时宜,对手远出我们想象 唯有斯大林格勒 挺住! 无论如何,相对凶残的对手 大众,官僚,逃兵,批评者,或者各种优越感十足的酸白甜 以及真正具有吹哨潜质的阴谋论者 都是黄种啊!且相互帮衬着点,因为 洗不了的血,换不了的肤,突变不了基因! 难怪一向与咱们作的小本子 此刻,也心急如焚,誓与中国共抗疫! 人类同心! 唯怕鬼变! 啊,前所未有之凶疫,远出专家术士的想象 幸尔,还有老共这只举世独一的手,以及子弟兵 不容任何看不见的手、肆意! 伟大的人性,灾难中的人们,看见了! 也难怪老共如今成了鬼怪集中攻击的焦点 一些糊涂蛋,“官间”“民间”两撕着,居然也跟着节奏、乱舞! 济世扶伤?方园笔墨?也配? 智商够得上可别被卖了还为主卖力数钱,已经谢天谢地 而背后的阴影,正冲着叫做“国家”的神器, 以及整个百姓的福祉, 森森冷笑! 一切的一切,其实,只要智商正常 学过一点力学的孩子 都能理解! 5 无能为力时,宅家就是参与战斗! 学一把嘻笑怒骂 念一声阿弥陀佛。 一个真正的问题: 不能一线战士,如何选择? 选项,请: 指导大国情怀? 模拟国师? 制度批评者? 秀智商追责? 还是 坚定宅家,不添乱! 宁可相互送送尽可能多的心灵鸡汤 隔着屏,做做,绝不可能传染病毒的好事 以及,可能的话,为一线抗疫的战士,满满祈祷? 我坚定选择后者,而对前几者,我甚至要愤怒地开骂! 我的拿手活,是力学,刻字还是思想,深知 这个崭新的世纪,相对整个民族的对手戏,任何情怀已经无效 恶的对手,从来只相信实力与利益!并企图 靠着那双已经修炼了几百年精妙无比的看不见的小手 将一切,玩弄掌股之间 于是,我理所当然选择 站在祖国一边,并且,同时选择 站在看得见的手一边! 公知母知,请别跟我说,祖国与政府是两回事! 6 咱也做了接近一辈子的业余批评者了 但,今天,咱决定 决不跟着瞎起哄 无论 这个制度、还有多少漏洞 这个执政党、还有多少猪队友,庸才,昏官,腐败者 以及,小聪明的两面人。 大疫正在进行时 中国的发展,成为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 本身就是一种明证: 正被无限妒忌中宣布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啊! 没有比此刻更确切! 但愿邪恶的一切,远达不到我的想象力 可事实世界的智力活,谁低估谁悲催! 这是铁律! 惨痛的教训,有得细细吸取 刮骨疗毒,那革命的精气神,永无终点 经历多少风雨,那经验与智商,明摆着 这一切,都让内外变形人,分外眼红 我承认,八年前,我很悲伤绝望 因为,在看不见的手指导下,腐烂与发展以惊人的速度、同框 外人喊了十多年的崩溃论,决不是纯粹智力低下的表现 八年渡劫, 我将无我 于是,今天,我已经满怀希望! 不多解释,这是一种神奇的禅变: 若不是这个党与祖国人民还能同呼吸,中国 大约早如鬼愿,轰然,苏联第二! 7 愤怒出诗人,只是未成诗,隐战屠刀出,血浅无影时! 而我可爱的诗友群,还在研究韵律,铮铮教导 “小心封群,别谈政治敏感话题!”。。。。。。 哦,诗无邪,诗言志,诗成律 诗,从此,有了铁一般不可撼动的规矩! 呜呼!何为诗?何为七情六欲的阳光人类? 于是,我定义: 人 从直立行走的那一刻 面对着温暖的太阳 傲然扛起一个无穷大 那是情感最饱满的政治动物啊! 如何可以逃避政治! 生活的智慧,从此喷薄而出! 再见了,可爱的动物伙伴们!我们虽然仍然爱着你们, 因为知道,在更大的自然法则上 我们依然相依为命 却,已经不再是你们中的普通一员了, 因为,我们有了人的政治 绝不容忍,向鬼子排着队等砍的现象再现! 另外,逃哪里去?逃也是一种极端政治! 或者,属于一种另类的聪明?如爱惜美丽羽毛的小动物 那也得看看,猎手的愚蠢是不是在你可以预见的范围! 还想逃,你能逃到哪里去? 人类的生活,如何还有更大的意义? 也逃不了,技术的双刃,已经获得可怕的进展, 天涯海角,也会被精准! 君不见,当病毒来袭,他地却在精心制作 全新的 “亚z病夫” 成为强盗眼里最有诗意的真实! 多么妙的格调;以及种种无耻的律动: 把党员李医生胸前的党徽,P掉! 成就符合灯塔标准的 “吹S人”! 于是,得令于这灯塔之律,内部的蛆虫们,开始 拿悲壮酱血,那滋味,高潮的幻觉: 一个不可多得的人血馒头啊 在狡猾与愚蠢之间 觫然而成! 8 卑鄙,从来是戴着高尚光环的卑鄙者的通和证! 在社会主义天下 据说,滋润活满百岁上的上海某小开 以足够权威的身价,一锤定音: “民国是中国现代最好的时期!” 从“吹s”,“亚z病夫”,“颜色解放”,到“民国大师” 一南哥说了,中国最厉害的,就是“有信仰的书生” 我相信! 中国不败,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士”涌现 如长征红岩二弹一星中涌现的无限刚毅智慧元素 却,必不可能带着对“绝大多数”的鄙视目光的虚骄的 小数人中  产生。 当然,如果败了,鄙视大众的大师及侥幸的蛆们 大约也只好 向着外族优越人族献计取媚了 如那个我们熟悉的钱谦什么的大明士: 沉湖? 水冷! 终然不如一个风尘中来的小女子! 9 正是 考验士的时候了----- 选择,如同鬼门关: 不做最英勇的 就可能最无耻! 仿佛,苍天就在这儿轻唤: 来吧,去吧, 门,就在这儿呢! 进屋,点一盏灯 黑暗,顿时变化出无数 慈祥的 眼神 20200212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