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山以外的韵脚诗:『维持信仰的少年』

六十二英尺的距离,看树梢末端 被雨亲呢过的香樟,随风欢颜 皋月的小尾巴,仿佛玛雅眷顾的脸 伫立十九楼的少年,没有一丝改变 粉笔中曾怯懦的梦,显然已是空谈 连地上的小草都在青黄,谁却僵持不变 十年树木,三十年业已参天 而你顽劣啊,终究被现实赶下了船 眼见小伙伴们起高楼,只你闺中凄怨 你为啥不听,不随长辈踏板车贩铜钱 或者稳坐百尺高楼,码着云概念 你始终学不会迂回婉转,荒唐可怜 你还在为求一个险韵吐着烟圈 时代遗弃的书卷,你又何必心心念念 你算了吧,她说这时代再没有人喜欢 我也曾夜观天象,试问走错了人间 患得患失之中,放任自己无数次的凭栏 趁着年轻,我偏要勉强一番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