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北山开城 (2)

何南:去吧,我的弟弟。去吧,山下的城中有大宗师。去吧,世尊在孤独呢。 去吧,弟弟,山下的高地上有飞翔的鸟。 去吧,看一眼世间的繁华。看不惯的人们。看不见的飞雪。看不见的刚毅。 木讷啊。大音希声啊。大智若愚啊。 是的,弟弟,你就是这样的人啊。 想一想棺材铺。想一想相思雪。想一想梦话。还有什么呢?独绝的天下门户。 去吧,城里有美人。 去吧,美人居住在城里的孔雀街。是的,孔雀街还望呢。是的,孔雀街上住着美人呢。 去吧,像一曲折子戏。 去吧,去夺取功名利禄吧。 去吧,山水园林里有琴音。亭台上的鸟雀,月再发,雪再吹,风却舞,岩雀来回无止境。 去吧,孔雀街上的亭台上有朱夫子的画像。去吧,去瞻仰一番。 去吧,弟弟,抹去了一时的悲欢离合,再见而来,还有什么样的洗濯呢? 去吧,弟弟,如诗经里一样,去住在陋巷里,与孔子弟子颜回一般。 去吧,如颜回啊。 去吧,颜回的梦幻啊。去吧,亭台上五月弄恶风,还有几个颜回在歌唱? 何基之父:去吧,基儿,亭台上的波浪摇呢。 去吧,基儿,人生不称意,就散发弄扁舟。 去吧,基儿,婺州城里有高士,有始祖,有师尊,有美人,摇晃如此。 去吧,基儿,幻灭后才有高志。 去吧,基儿,偶读的书里,有颜回,有孔孟,有朱夫子,有黄干夫子。 而我的基儿啊,去测度人间的曲折。 去吧,基儿,幻灭之后的绝学,告知了赵汝腾知州的鹿田书院,或是丽泽书院,你将来去啊。 如今,基儿,书院等着你。 去吧,基儿,入城里去吧。看一眼我们的父辈。看一眼我们的墓碑。 去吧,棺材铺里有生机呢。 去吧,棺材铺里有儒学呢。 去吧,棺材铺里有琐事呢。 去吧,人生不如意,就折回我们的老家,不必与世人比个高低的。 何基:人生幻灭如此啊。人生的不如意如此啊。城中有高人,我要去驱之。城中有凤凰,我要去驱之。城中有美人,我要去驱之。城中有功名,我要去驱之。繁琐累累了。果实累累了。压枝低的桃花啊。若雪的梨花啊。普度的菩提树啊。明镜亦非台啊。台上的累累繁霜啊。有往来的美人。有经典的局地。有朴实的韩虎。有高志的两人。有朴实的壮士。有守门的卫士。有渡人渡己的和尚。有据崔万千的至人。有鼾声如雷的学人。有厚厚的雪,堆积在城中的门前。繁霜鬓啊。泪珠垂啊。惊风雪啊。万人至啊。必胜如雷电啊。人头狗肉啊。根树上的猴。 何南:弟弟,等一等我啊。 门下的小狗还在叫唤呢。门下的倒影,还在波摇呢。门下的雪,还在扑簌呢。 弟弟,等一等门下的哥哥。弟弟,倒影一度对呢。 弟弟,城中有汉帛。城中有高志。城中有迫害。城中双对的门边,有人在走。 弟弟,请你走一遭了。 弟弟,我去过婺州城中,店铺上尽是金锁闭环,寂寞的和尚,靠在智者寺上。 弟弟,去吧,劳什子的东西没什么的。 弟弟,城中的私塾有老学士。 弟弟,城中的美人店上有据此的美人花。 弟弟,看一眼将于黄昏中出发的美人,折一支桃花,寄给她。 弟弟,雪后的今天,我来送你。我们的父亲母亲在背后呢,看着我们走了。 何基:哥哥,父亲,母亲,孩儿下山了。 城中也有雪。 城中也有猴子。 城中的老学士更多了。 城中的老名士越发的多了。 我看不惯他们的派头。 我看不穿他们的境遇。 越来越有抬头。我看见了凡尘背后的老虎,和着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一直下到肚子里去。 哥哥,弟弟心里急。 父亲,孩儿心里乱。 母亲,孩儿心里愧疚了。 不走了。还得走了。山下的小水波啊,缓缓地打击在地上。我真的走了。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