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都知钗头凤,谁人知他赵士程

世人都知钗头凤,谁人知他赵士程

\天行健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杨柳......”一首《钗头凤》让后人记住了沈园的同时,也记住了陆游与唐婉之间那段脍炙人口的爱情故事。可是,千百年似乎没有一个人注意过,那日携唐婉前往沈园游玩的唐婉的现任丈夫赵士程。

赵士程,出身皇室贵族,乃是宋太宗的玄孙,赵仲湜之子。自小受贵族教育,谦谦君子,喜好交友,对才华横溢的陆游更是钦佩,故而时常往来。

一日,他偶然得见唐婉,见唐婉容姿生得秀丽、才学超出寻常女子,便暗生情愫。但彼时的唐婉已是陆游之妻,君子之道,不夺人所爱,他也就这么默默地将深情埋在心底。

后来他听说,唐婉遭陆母厌弃,被一纸休书送回了娘家,他又开心又难过,开心的是他终于能够追求唐婉,而难过的是唐婉断不该经历这种遭遇。

古来出嫁的女子被休便是耻辱,再嫁,又谈何容易,况且赵士程皇亲国戚,又岂能娶一个再嫁之女为妻?

但纵然世间千万反对,他亦独往。唐婉终于再嫁赵士程,她应了他的深情意切,他允了她的幸福归宿。然而挂在唐婉脸上的却是泪眼愁眉,他自然明白,这心结疙瘩绑在何处,爱和尊重是他想到的能够给唐婉最宝贵的东西。即便千夫所指,他也要护她周全。

白驹过隙,转眼七年。一日,二人携手并游沈园,却偏偏遇到了陆游,三个人的不期而遇注定是一场难捱的劫。

他站在原地,回想过去种种,她的愁苦、哀怨,他统统看在眼里,他挺了挺胸做了一个改变三人命运的举动,他说:“陆兄,好久不见,本应尽情叙旧,却奈何我突然有公务缠身,独留我夫人在此,我又不放心,你可否稍作陪伴,我速速便回。”

他转过身来微笑着对唐婉说:“婉儿,你且先与陆兄同游,等我回来。”她温柔地拍了拍唐婉的手,说罢便退去。

其实,哪里有什么公务,不过是能让他们独处。我断不能相信世间有如此大度的男子,不过是他对唐婉的至爱战胜了那卑微的占有欲。

他就在沈园别院旁,一边盼着他的婉儿能了解她多年来的心头怨,一边又忧心她从此弃他而去,他既希望唐婉开心,又怕这开心与他无关。

唐婉安排了酒肴,借以聊表对陆游的抚慰之情。陆游见此情景,心中甚是感伤,于是,趁醉题了一首词,写在了沈园的墙壁之上,这就是著名的《钗头凤·红酥手》。

唐婉在看完这首词之后,不觉悲从中来,回到家写下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已落。晓风干,泪痕残,欲将心事读于斜栏。难、难、难。

人成恶,今非昨,病魂尝试,秋千索。脚生寒,夜阑珊,怕人询问,胭泪妆欢。瞒、瞒、瞒。

自沈园一别之后,陆唐二人本已沉寂的内心再起波澜。题词、和词,所有的一切都与赵士程无关,此时的他,仿佛就是一个透明人一样。彼时,唐婉的眼里满是陆游,她早已忘记此时的赵士程才是她的丈夫......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沈园之游之后,唐婉一病不起,没过多久便香消玉殒。赵士程,此刻肝肠寸断,悔不当初,他倾尽所有只为得红颜一笑,如今却一切成空,他身体的一部分也随着唐婉的去世而离开.......

从此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旁人劝他续弦再娶,他不屑一顾,而且立誓“在世未纳妾,死后不复娶。”他将自己关在房中反复看着两个人昔日的书画,这么一来便是十三年......

十三年后,一切物是人非,他想:“算了,走吧!”推开房门,请兵作战,最终战死沙场......

千百年来,世人皆叹《钗头凤》,却无人知他赵士程,生在那样一个封建大家庭酒色财权,终敌不过一个“情”字,千古痴情人,一情念千古......

 

记于2020年11月5日

天行健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