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水汤汤(shang),与君长绝

锦水汤汤(shang),是否真的就能与君长绝

\天行健

静谧的灯光下,指尖在键盘上来回跳动,犹如一支悠扬的曲子,从键盘里传出。此时的夜,显得格外的宁静,淡淡的茶香从面前萦绕而过,诗集安静地躺在手边,事实上我喜欢并享受这种静谧的时光。

信手翻开,卓文君的那首《白头吟》却不合时宜的映入眼帘。顷刻间,夜的宁静仿佛也被这首《白头吟》击得粉碎。

我不知道,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是否可以算得上是那种亘古流传的千古佳话,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司马相如对卓文君的爱并不纯粹,有时甚至可以说他的爱很假、很假。

不是吗?曾经的,《凤求凰》、曾经的海誓山盟、曾经的私奔相守,而如今,在名利面前却变得一文不值。

司马相如的那份家书,在卓文君心中回荡、再回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唯独没有“忆”。君心淡然,早已没了“忆”。

此时的卓文君,比谁都清楚,他要纳妾。在他名利双收、风光无限时,他要纳妾。可共患难,却不可同富贵。文君的心中满是苦涩,但此时,她的心又是那么的沉着冷静,只是冷冷的,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

她也给他回了封书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噫!”你不“忆”,我偏要“噫”,只是,此“噫”非彼“忆”......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绝.....

一首《白头吟》写下了所有,她不悲戚、无指责,亦人心清明。她知道,自己仍然爱他,不想把他从自己身边推走,这是聪明女子的聪明做法。

她也并不是一味隐忍、只会低头哭泣的女子,过去的一幕幕写满了回忆,可如今,却只能在梦里拾起。

你若做不到一生一世,那么,请你离开!

锦水汤汤,与君长绝。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呀,决绝之美在她的脸上焕发出光彩,这个女子值得用一生去爱,可司马相如却不懂。

......

他,却回来了,繁华落尽、白头安老时,再不离开。

他不懂,他错过了那么多,他的“对不起”迟到了多少个春草重生的日子。可卓文君,还是不能违背自己的真心,无论当初有多怨、有多恨,在他需要时,她依然会说一句“我在。”

这便是卓文君,一个为爱雪夜私奔、为爱当垆卖酒、为爱苦守数十年的痴心女子。

无论当初所经历的一切是多么的不遂心意,可她始终没有丝毫怨恨,因为她最终还是等到了那个人。她没有放弃,因为她坚信,终有一天,司马相如会再度回到她的身边,因为她还在、他们的爱还在......

白头安归,

从此厮守,

为赎情债,

至死方休......

                              写于2021年1月18日夜

                                             天行健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