钗头凤

   午后的阳光格外的温暖,随手拿起一本诗集,沐浴在暖暖的午后阳光里,冲上一杯浓浓的咖啡,信手翻阅着散发出淡淡墨香的诗词,一切都显得是如此的温馨惬意。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杨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愁。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不知怎的,就翻到了陆放翁的这首《钗头凤》。此刻,陆游与唐婉那段脍炙人口的爱情故事,便再次在脑海中显现。

唐婉原是同郡唐氏家族的大家闺秀,她与陆游成婚后,更是琴瑟和鸣、情投意合。不料,作为封建婚姻包办者的陆母,却逐渐对唐婉产生了厌恶之感,进而逼迫陆游休弃唐婉。在陆游百般劝谏、哀求无效的情况下,二人被迫和离,唐婉也改嫁他人,从此二人音讯全无。

岂料,十年之后的一个春日,陆游在沈园游玩时,遇见了携夫同游的唐婉。唐婉还特意安排了酒肴,借以聊表对陆游的抚慰之情。陆游见此情景,心中甚是感伤,于是趁醉题了一首词,写在了沈园的墙壁之上,这便是流传后世的《钗头凤》。

你红润细腻的手里,捧着盛满黄滕酒的杯子,满院荡漾着春天的景色,你早已如同那宫墙的绿柳般,可望而不可及。春风是多么的可恶,短暂的欢情被吹得七零八落,满杯的酒,就如同愁绪一般。离别后的生活,是那么的萧索、落寞,遥念当年,只能感叹:“错、错、错。”

美丽的春景依旧,只是人却因相思成疾,消瘦了许多。泪水洗净了脸上的胭脂红,又把薄薄的手帕全都浸湿。满院桃花,都凋落在寂静空旷的池台楼阁之上,永远相信爱的誓言还在,可相思的书信却再难以交付,遥念当年,只能感叹:“莫、莫、莫。”

相传,唐婉看完这首词后,大哭一场,回到家中和了一首《钗头凤· 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已落。晓风干,泪痕残,欲将心事读与斜栏。难、难、难。      人成疾,金非琢,病魄尝试,秋千索。脚生寒,夜阑珊,怕人寻问,胭泪妆欢。瞒、瞒、瞒。

世事轻薄,人情可恶。黄昏中下着小雨,打落桃花片片。晨风干燥,吹拂面庞,泪痕却还残留在脸上。我喃喃自语,独倚栏杆,想在笺纸上写下心事给你,满怀心事却是难以投注笔端。

今日已不同往日,人事皆非。身染重病的我,就如同秋千上的绳索那般,晃荡无萍。听着远方的脚步声,心中却生起了阵阵寒意,夜已快要过去,怕人寻问,我忍着泪水,画上欢乐的妆容,那满心的伤感,却只能瞒、瞒、瞒。

......

合上书,久久不能自已,说不清是为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感到惋惜,亦或是对以陆母为代表的封建家长制感到可悲,但惋惜可悲之余,对陆母却还是心有一点点的感激,如若不是她横加阻拦的话,我们就不可能看到这首流传至今的《钗头凤》、就不可能得知陆唐二人那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不是吗?

时过境迁,沈园早已是几度易主,墙壁上的那首词,也早已没了踪迹,但这首记录陆唐二人爱情绝唱的《钗头凤》却依然在传颂着......

 

写于2021年1月28日

                                                                                                                       天行健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