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莫过宝玉

深情莫过宝玉

金钏死了,不过才几个月的光景,贾府上下,谁还记得?又或者为王夫人所忌惮,假装不记得?

这便是浮云,这便是人心。

但,偏偏宝玉还记得。

《红楼梦》第四十三回中写道:他便叫上茗烟,满身缟素,前往水月庵祭奠金钏。我说金钏是水仙,除却生命短暂之外,这便是依据。

但宝玉的这次行动闹得似乎有点儿大,这天刚好是凤姐的生日,又是起诗社的日子,两边都少不了宝玉,因此,宝玉此行即便是撒了个慌,说是北静王的一个宠妾殁了,要去祭奠,但最终也还是闹得沸反盈天。

所以,宝玉回来后独去见了正在暗自垂泪的玉钏。一见到宝玉来,玉钏便收泪说道:“凤凰来了,快进去吧,再一会儿不来,都反了。”

今天是金钏的生日,妹妹玉钏自然是记得的,想起姐姐就这么走了,不免就伤起心来。所以,宝玉赔笑道:“你猜,我往哪里去了?”玉钏不答,只管擦泪。

试问:宝玉之心,有几人懂得?

其实,还是有人懂得的。首先,茗烟就懂。到水月庵之后,要捡一块干净之所祭奠,还是茗烟说:“那井台上如何?”金钏就是投井殁的。而茗烟的祷告,又确定宝玉祭奠的是一位“极聪明俊雅的一位姐姐。”到此,茗烟只是没有说透而已。如此看来,能跟在宝玉身边做贴身小斯的,也绝非寻常之人。

第二个懂宝玉的便是黛玉。

宝玉回来时,凤姐的生日宴会上正在上演《荆钗记》。黛玉因看到“男祭”这一出上,便和宝钗说道:“这王十朋也不通得很,不管在哪里,祭一祭也就罢了,必定跑到这江边上做什么?俗语说‘睹物思人’,天下的水总归一源,不管哪里的水,舀一碗看着哭去,也就尽情了。”黛玉这话,实则就是对宝玉说的。

黛玉早就猜到了宝玉要去祭奠金钏的,金钏毕竟是王夫人的大丫鬟,她的生辰又有几人不知道?何况还跟凤姐是同月同日。

凤姐的生辰及起诗社这样大的日子宝玉缺席,以他的秉性,只会是为了死去的金钏。

黛玉的意思是说,你要祭奠金钏可以,但有这个心便好,不必拘泥形式,何必要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万一穿帮了反而不好。

宝玉听出了黛玉的言外之意,只是傻傻地一笑而过,回头便要热酒敬凤姐。

而最玄妙的是宝钗。所谓:“宝钗不答。”

黛玉和她说话,她竟不答。这边足以可以看出,宝钗不仅知道宝玉出去是去祭奠金钏去了,同时她也听明白了黛玉的话外之音,她知道黛玉这话是对宝玉说的,她也知道,宝玉听懂了,所以,她不再附和黛玉让宝玉难堪。

写道此处,不仅想起了大学期间,一个老师在讲到郭沫若时,给郭沫若的人生定义为三段传奇:即政治传奇——辉煌;文学传奇——天才;而给予郭沫若情感的定义是——每一次都爱得深情。

一件深情的事儿,如此写来,真是芳华潜流,微起波澜。

此结论一出,立刻引起了众人的议论,特别是对郭沫若的情感经历更是众说纷纭、褒贬不一,更有甚者将其与宝玉相比,言其风流多情。

实则不然,抛却个人偏见不说,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郭沫若始终不能和贾宝玉相提并论,二人对待情感有着本质的区别。如若说郭沫若风流多情尚可,但加之于宝玉却万万不能,宝玉是泛情,而非多情。

《红楼梦》中,宝玉对每个女孩子都是精心呵护、宠爱有加,但宝玉的这种“情”并非是男女间的“情爱”,更多的是一种“兄妹之情”,宝玉也有男女之情,但那仅仅是对黛玉,就连宝钗,宝玉也一直视其为“宝姐姐”,仅仅是兄妹之情而已。

这便是贾宝玉和郭沫若的本质区别,也是郭沫若始终无法企及的地方。

 

写于2021年3月15日

              天行健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