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直至成伤

爱,直至成伤

/天行健

前两天,去看了期待很久电影《射雕英雄传之九阴白骨爪》,看完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说不清是为黄药师和梅超风两人相爱却不能相守而惋惜,还是为陈玄风的一往情深而可悲。

此电影改编自金庸先生的同名小说《射雕英雄传》,虽与原著在内容上有很大的出入,但其中的某些情节拍的还是很成功的。

故事开始,还是一个小乞丐的梅若华,在偷取别人钱袋时,被陈玄风暂时解救,两人在逃跑的过程中,冲撞了西毒欧阳锋,被惹怒的欧阳锋一掌将二人打出数米之远,在紧急关头,梅若华被东邪黄药师救下,在众人的欢呼雀跃中,梅若华第一次看到了眼前这个风度儒雅的男子,同样也是在她一生中无法摆脱的男子,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酒楼中,当陈玄风为梅若华包扎伤口时,梅若华的一番言论,顿时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正在为她处理伤口的陈玄风,至此,黄药师、梅若华、陈玄风,三人的命运便被紧紧地栓在了一起。

欧阳锋看出眼前的这个女子骨子里透着一股狼性,便提出让梅若华去侍奉他的侄子欧阳克,原以为眼前的这个小乞丐会感激涕零、当场跪谢,但事情往往会出乎人的意料,梅若华道:“我梅若华,宁做乞丐,不做丫鬟,就算是长得好看也不行!”说完,把目光转向了黄药师。但欧阳锋,似乎没有放弃的意思,继而说道:“我的侄子是白驼山少主,你若是把他服侍好了,还可以练功夫!”梅若华还是不为所动,这便彻底惹怒了欧阳锋,当即起了杀心,但再次被黄药师拦下,说:“你可以愿意随我回去,不做丫鬟,做徒弟。”梅若华立刻放下了手中用来防御欧阳锋的板凳,认了师傅!

随黄药师回到桃花岛后,梅若华除了每日跟随师兄师弟们练功之外,还要和他们一起听师傅黄药师讲解《诗经》。当黄药师讲到《桃夭》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陈玄风跟着起哄说:“‘灼灼其华’的‘华’是师妹的华。”黄药师道:“正是‘羲和之未扬,若华何光’为师认为若华的名字寓意极好!”

在考察弟子们武艺时,黄药师将玉笛抛向屋顶,对众弟子说道:“先得玉笛者,为师可以满足他一个愿望!”在经过一番角逐之后,梅若华得到了玉笛,但也弄坏了很多黄药师钟爱的桃花,黄药师,非但没有责备,反而以极其宠爱的口吻,让梅若华种好所有毁坏的桃花。

中秋佳节,黄药师和徒弟们一边饮酒一边赏月,好不惬意。席间,黄药师兑现了自己的诺言,答应要满足梅若华一个愿望,梅若华说,想要把名字改成“梅超风”说要超过所有的师兄师弟,成为东邪最厉害的弟子,把桃花岛的功夫发扬光大,黄药师很爽快地应允,陈玄风说,要和她做“东海双侠”一起将桃花岛功夫发扬光大。但梅超风却说,自己只想做梅小邪,继而将目光转向黄药师,此时的三人似乎早已明白了彼此的心意。黄药师离席,在月下吹起了《碧海潮生曲》。

梅超风,趁着醉意走向黄药师,说自己还有一个愿望,黄药师带着半分怒意半分宠爱地让她不要得寸进尺,梅超风说,就是要得寸进尺,她对黄药师说,想要学《碧海潮生曲》,顿时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师傅的这首《碧海潮生曲》是从不传给他人的,但黄药师不仅把玉笛递给了梅超风,还亲自手把手地教她指法。当所有人都重回席间饮酒谈笑时,只有陈玄风看着黄药师和梅超风二人,满眼失落!

在一次下山采办之时,黄药师发现欧阳锋也出现在小镇,便让陈玄风带着梅超风去逛逛,自己则独自一人去会见欧阳锋,期间陈玄风拉着梅超风跑到一个首饰摊儿前,用心地为梅超风挑着首饰,可梅超风的目光,却一刻也不曾离开过黄药师,最后干脆跑掉,去偷听黄药师和欧阳锋的谈话,后被欧阳克发现,在酒楼中又是一番打斗,梅超风对黄药师说,担心他会被欧阳锋算计,所以前来察看,欧阳锋对黄药师说:“这就是当年你收的那个徒弟,还是这么大胆放肆,药兄该教教她什么是规矩。”黄药师道:“教,一直都在教,桃花岛的规矩不就是大胆放肆吗?”继而将目光转向梅超风,那满眼的爱意,溢于言表。

得知黄药师也想要《九阴真经》时,梅超风便把如何得到《九阴真经》作为了自己的奋斗目标。而一旁的陈玄风,还在痴痴傻傻地为她挑选着簪子。看到梅超风回来,陈玄风便把自己精心挑选的簪子拿给她看,但梅超风似乎忽略了陈玄风的存在,更忽略了陈玄风为她做的一切。说:“你能帮我找到《九阴真经》吗?”陈玄风一时语塞,梅超风转头看到了一家玉器店里有一把玉笛,摆放在最为醒目的位置,便头也不回地走进了玉器店,留陈玄风一人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此时的陈玄风,是否像极了某一时间的自己?当我费尽心思,想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你时,你非但不接受,还将其掷之甚远!

买下玉笛之后,梅超风还在锦盒里留下来的一张纸条“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后拿着锦盒去跟黄药师会和。黄药师在码头和陈玄风似乎在交谈着什么,看着梅超风走来的陈玄风,再次将自己尽心挑选的簪子,拿给梅超风看,但梅超风再次忽略了他的存在,将装有玉笛的锦盒留给了黄药师,一旁的陈玄风还是在帮她戴着自己精心挑选的簪子,痴情如此,却终究不能得到梅超风的一丁点青睐。黄药师打开锦盒,看到梅超风的留言时,往日的一幕幕再次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便一走了之,落个清静。回到桃花岛的梅超风,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黄药师,为了能帮黄药师找到《九阴真经》,她每日苦练武功。终于有一天,陆乘风告诉她,师傅回来了,思念到极致的梅超风,恨不得马上就能跑到黄药师的面前,去诉尽相思,但令她没想到的是,随黄药师一起回来的还有冯蘅。黄药师告诉众弟子,这是你们的师娘,且再过几个月,你们会有一个可爱的小师弟或小师妹,当所有人为这突如其来的喜事高兴时,只有梅超风一人暗自伤心、失落,但她不知道,在她背后看着她伤心失落而更加难受的还有陈玄风。

得知冯蘅能把《九阴真经》默写下来时,梅超风决定再赌一把,她偷了经书,站在码头等着黄药师前来。陈玄风告诉她,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他来会杀了我们的。梅超风说:“我就是要最后赌一把,我究竟是输给了冯蘅,还是《九阴真经》。”但,她终究没能等来黄药师。

之后梅超风、陈玄风二人开始浪迹天涯,此时江湖上“黑白双煞”的名字被众人所知。传言“黑白双煞”以活人头练功,手段极其残忍,继而激起了江湖众人的攻击,其中以“江南七怪”为代表,一路追杀“黑白双煞”。

二人在逃亡途中更是遇到了西毒欧阳锋,欧阳锋非但没能除掉二人拿到《九阴真经》,反倒是促使梅超风二人练成了“九阴白骨爪”,还杀死了欧阳锋心爱的蟒蛇。

中原江湖众人,各个视梅超风二人为敌,于是二人决定前往蒙古,决意躲开江湖中的恩恩怨怨。

在漠北,二人纵马驰骋,好不快活,但无论陈玄风怎样呵护梅超风,她念念不忘的仍然是自己的师傅黄药师,就连一个人对着夕阳独坐时,双手还是不由自主地做起吹奏《碧海潮生曲》的动作。所有的一切,陈玄风都看在眼里,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爱自己,但他不在乎,他要护她周全,给她一世安稳!

孰料,好景不长,江南七怪很快追到了漠北。

在漠北极其恶劣的环境里,陈玄风还是费尽了所有的心思,为梅超风准备了一场简单而又隆重的婚礼。但即便是她决定嫁给陈玄风时,她满眼中挥之不去的还是黄药师的样子......

很快,江南七怪便找到了梅超风二人练功的地方,并放火引出了梅超风二人,又是一番打斗,梅超风的眼睛被柯镇恶用银针刺瞎,而陈玄风也被郭靖用匕首刺中要害。二人拼死突出重围,陈玄风弥留之际,对梅超风说:“其实我知道,你心里念念不忘的一直都是师傅,等我死后,你把纹在我身上的经书割掉,带回桃花岛,去找师傅......”梅超风说:“经过这么久,我心中的人早已是你了......”但这种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可能也就骗骗将死的陈玄风吧!

陈玄风死后,梅超风割下纹在他身上的真经,封了二人居住的洞穴,独自一人踏上了回桃花岛的路。

回到桃花岛,所有的一切早已是物是人非,自己的师兄弟被断脚的断脚、断手的断手,均被黄药师逐出了师门。所有的名字也从石壁之上被划掉了。黄蓉告诉她说,岛上除了那群哑仆,就只有自己和爹爹,爹爹从来也不笑,也不离开桃花岛。这时,《碧海潮声曲》的笛声再次响起,黄蓉说:“每次爹爹想娘亲的时候都会吹这首曲子。”这笛声中到底是对谁的思念,这一刻,梅超风似乎得到了所有的答案......

后欧阳克以梅超风和《九阴真经》的消息设下圈套,骗黄药师前往太湖陆家中赴约,梅超风得知以后,不顾个人安危,前往太湖陆家,见到了被黄药师挑断脚筋的陆乘风。一时间,往事再次在眼前快速闪过,她也许没想过,因为自己的一时情错,竟害得师兄弟们落得如此下场。

在与江南七怪和欧阳锋的一番打斗后,梅超风替黄药师挡了欧阳锋致命的一击,弥留之际,她在次看到了初进桃花岛的自己,她向黄药师忏悔,是自己的一时情错,害了师娘,也害了师兄弟。黄药师说:“是为师错了,我早该明白,什么人伦道德,什么绝世武功、天下第一,何及真心真意,如能重来......”那句话,直到梅超风闭眼,他还是没有说出来......

当所有都为黄药师和梅超风二人相爱,却不能相守而感到惋惜时,我只为陈玄风的一往情深而感到不值!陈玄风为梅超风付出真心、倾尽所有,但始终不及黄药师的一个回眸。是,梅超风最后答应嫁给了自己,但那也是一时的感激而已,连感动都谈不上,可即便如此,陈玄风还是感到很满足......

前段时间,看到一段很好的话,用来结尾,窃以为最是贴切:

敲不开的门,就不要再敲了,一直敲,不仅显得特别没有礼貌,而且也很容易找人厌烦......

爱,直至成伤,亦是如此!

 

记于2021年6月29日夜

                天行健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