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池横诗歌(1697---2000)人性

夜空,我只剩下唯一蔽体的人性,
跳舞的妖身,
抛的精光,

轻盈口香,抓了一把胆汁,为馋嘴的人歌唱,
北风猛吻天空,流浪的歌蹦蹦跳跳,摇着皮鞭摆着大牙,高声饮酒。

脱衣的女人金鼓齐鸣,酒瓶和艳女拥抱,施舍的肉体,
纵情风流,彩带依然飘逸,把酒杯抓紧,
我的英雄们,吻一下红唇,只要是酒都干掉,
夜骂街,夜喝酒,夜亲吻,我更加的愚蠢。

夜空,那帅气的大叔爱上了花裙,赢得欢乐,
我踮起脚尖,走吧,活着拉着提琴,把名曲奏齐,
风流癫狂尝尽会受重伤,风流尝尽的人生呀!神魂颠倒的盛宴呀!
当光着衣服再挑合唱时,心血已经流光,夜空何时漫游?

夜空和女人说话,夜空和汉子们交谈,夜空自由的盛宴,
身魂两丧,无人敬酒,无人歌唱,无人哭泣,
我越过黑暗飞腾,有车有姑娘,轻轻的送上吟语,
夜空,除了月色,一切消沉,琵琶声飘传,英雄颂歌在星空弹弄。

APP 诗词园App下载二维码

下载诗词网APP

诗词网公众号

反馈